藉第令

瞎写

【All叶】魔法师与森林(乐叶篇)

OOC

,系列All叶,本文乐叶完整版


————————————————————————————————————————————————


童话中的魔法世界,夜空都是星河璀璨,月光总是给地面稍去微凉的温柔,草叶上的露珠在这般照耀下反射出晶亮的光,恬静,美好。

我呸——

叶修拿着魔杖,披着巫师斗篷在夜风中瑟瑟发抖。天空中遍布阴云,厚厚的云层让垂死挣扎的残月放弃了最后的希望。地面上衰草连天,森林茂密而阴恻,时不时猫头鹰凄厉的叫声划破天际,蝙蝠潮水般涌出森林,开始了它们的夜生活。

叶修吸吸鼻子,抬了抬臂让魔杖发出的蓝光能照到更远的地方,幻想着能看到一两户冒着炊烟的人家。

哦,暖炉,柴火,毛毯,面包,南瓜汁,多么美好!

叶修想到这些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手抖了抖,魔杖一偏——灌木丛里一条蛇盘成一团,黄澄澄的眼睛死死锁在叶修身上,蛇信发出嘶嘶的声响。

叶·大魔法师·我很勇敢·修与蛇对视三秒,撒腿就跑。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可是叶大魔法师慌不择路,冲进了树林里。

哦,杯具。

【张佳乐篇】

1

张佳乐是一把扫帚。

一把破败的扫帚。

准确的来说张佳乐是个巫师,后来被刻上了封印成了把扫帚并被剥夺了声音和魔杖使用权。所以,只要解除了封印,他还是一个不能说话的普通人的。

在这片森林里,任凭风吹雨打,张佳乐本本分分地做着他的事——一遍又一遍,将森林里唯一一条小路打扫得干干净净。张佳乐挺喜欢这里,当然似乎是他运气不好,硕大的林子里没什么能够说话的生物,再加上他自己也被迫安静到极致,显得这片森林总是死气沉沉。平日里张佳乐靠在树桩上的时候,总喜欢观察小小的昆虫,包括住在他身体里的白蚁也是。

没办法,孤独太久了啊。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可是时间过去了太久太久,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颗让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甘之如饴的星星到底是哪颗。

习惯成自然。

这一天张佳乐如往常一样在阡陌小路上慢慢地打扫,枯叶摩挲砂石发出了沙沙的声响——和风声一样,他这么想。

“有人吗——”

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吓了他一跳。张佳乐眯上眼睛看向远方,黑暗中极其明亮的星火光芒在缓缓地靠近。那声音没有停歇,又问道:“有鬼吗——”

这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张佳乐无声地笑着,决定做些什么吓吓这个大半夜不在家好好温习魔咒却跑出来的小屁孩。

于是越发卖力的扫地,刻意的敲击石砾木桩,仿佛有人正走来的样子。那个渐近的脚步声明显顿了一下,嚷嚷道:“兄弟,是人是鬼吱一声啊!”

张佳乐笑的沙沙作响,忽而感觉一阵窒息,脖颈处凉凉的。一个不满的声音懒懒散散响起:“什么嘛,扫帚啊,吓死哥了。”张佳乐挣扎着回头想要央求对方松开手,却一脸扎进缭绕的烟雾里,呛了个半死不活。他绝望的望天:看样子我这条命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咦?”那人突然松手,“你是被封印了吧?这手感不对啊?!”

张佳乐刚刚喘上一口气,一听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手感啊?!封印是魔法啊!魔法啊!你妹的手感啊!他怨愤地瞟了来者一眼,恼恨着自己为什么不能说话,否则一定怼死他丫的。

“怎么不说话?”叶修眯了眯眼睛:“要不我帮你解开封印?”

看不出来这人心肠还很好嘛,张佳乐瞪大了眼睛,拼命点头,充分表现了他对恢复人身的渴望。

叶修看着扫帚上的两个年轮突然变大,接着抽风似的摇起来,不明就里:“我当你答应了啊。”接着魔杖一挥一点,口中念念有词。张佳乐看着巨大的六芒星降临在自己身周,身体蓦然回暖,从心脏的位置涌出一股热流,逐渐蔓延四肢百骸。有什么东西像玻璃一样破碎,发出清越的声响,他知道,封印解除了。

叶修看着光芒尽褪,扫帚摇身一变变成了面貌俊秀的男子——扎着小辫子,纯白的欧式衬衣微微泛黄,裤子上也布满了暗色的污渍,外套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整个人显得破败褴褛。男子微微一笑,欠身表达谢意。

“客气什么。”叶修满不在意的挥手,深吸一口烟:“你要真想感谢我,送我出森林吧。这大晚上的我一个人走多寂寞你说是不扫帚?”

张佳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扫帚是在叫他,磨磨牙一把夺过叶修的魔杖,借着照明的微弱光亮在空中写下三个字“张佳乐”。

这次轮到叶修怔了一瞬,讷讷道:“原来是位女巫师,失敬失敬……”

你妹!男的!我是男的!张佳乐炸毛了,魔杖连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鬼画符。

叶修凝视良久,勉强便认出对方在纠正他的性别,弹了弹烟灰:“啧,差不多,性别歧视要不得。懂不?”

丫小子你还教育起我来了!

叶修一看张佳乐有暴走的趋势,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夺回魔杖,并迅速岔开话题:“你自己的魔杖呢,巫师先生?”

张佳乐两手空空,无辜的耸肩。

“你不能说话吗?”叶修蹙眉,魔杖一挥。

张佳乐感觉全身上下所有的感觉都不一样了,他低头见自己所有的衣物全数被修复,心情总算在和这人对话后有了一点点上扬的趋势:“谢谢。”

所以说魔法真是个利人利己的好东西,他暗暗吐槽。不等叶修开口,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这片森林有结界,在日出之前是出不去的。这里离下一片森林的交界处没有多远,我们可以边走边聊。但首先,魔法师先生,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叶修。”张佳乐只得到了两个字的回答。

“那我们启程吧。”他率先迈出了第一步。

身边的人能给予人安心的气息,张佳乐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了诉说的欲望。难道是太久没有说过话了?自那之后有多少年了?自己在这片森林里有多少年了?那么久远的事情了,现在回想竟然还是会牵扯到丝丝缕缕的神经,仿佛针扎在心口,星星点点却令人窒息的疼痛。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多愁伤感?张佳乐自嘲一笑。

“那么叶修,你有喜欢过什么人吗?”在做好万全的心理建设后,张佳乐长舒一口气,发问。

“大概——没有吧。”

应该说不愧是年轻,对自己的感情这么不确定啊,张佳乐摇头叹气:“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你大概还没出生,我喜欢过一个人——”

2

很久很久以前,我喜欢过一个人。

他比我大一点——对你来说也是个老妖怪一样的存在了。我认识他的那会儿,他是魔法界的风云人物。在那时候,大街小巷,只要不是麻瓜,无论你问谁,都不可能有人不认识他。

可当时我还只是个无名小卒,所以我努力的学习,渴盼着某一天我能站在与他比肩的位置。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这个人。他很容易给人以自己讨厌他的错觉,我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发觉我喜欢上了这么个孽障的事实。

他这个人啊,嘴特别欠,又懒。所以魔法界里没怎么接触过他的人都不会特别喜欢他,最多也只是对大神的敬佩而已。可是当你真正和他相处过后,你会发现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因为他这个性格,魔法界里逐渐聚集了一部分讨厌他的人。尽管这家伙真的很强,但也总会有疏漏的一天,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觉得我会疯的。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我决定去干掉那一批人。

显然我失败了,于是我被魔法部收回了魔杖和声音——因为我的声音具有迷惑性,相当于幻术,魔法部为了防止我在跑出去祸害苍生,剥离了我身上所有和魔法有关的一切,并将我封印于此。

之后就过了很多年。在我遇见你之前,我日复一日地打扫这片森林唯一的小路。我总是想着,要是哪天他路过这片森林,能走上一条干净的路,并对我抱有一点点感激,就算他不知道这是我,也是好的。

3

两人站在森林的边缘,天微明。

张佳乐情难自禁,抱膝蹲在地上,喃喃着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声音微弱而含糊,叶修知道,他哭了。

“他会感激你的。”叶修眼睫下垂,轻声说。

“嗯。”

但见远方,东曦既驾。

———————————————————————————————————————————————— 原来那篇删掉了 

扫帚的意象是:我将为你扫除前进路上的一切阻碍与泥泞。

这其实是我正常的叙事方式......自我感觉很矫情

如果各位喜欢,不胜荣幸;如果浪费了各位的时间,在此先抱歉

那么圣诞节再说。。晚安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