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喻叶】唐雎不辱使命

#放飞自我

#OOC,渣,慎

#对不起语文老师

#为什么我读的古文和你们不太一样

#灭亡什么的随口说说,剧情需要,三大工会嘛

#说好要弧的,可是脑洞不听我的,手也不听我的

——————————————————————————————————————

大家好我是秦王,我叫叶修,前面那个是剧情需要。

前两天我跟蓝雨国的国君魏琛说,我想要用方圆五班里的地换他小小的国家,他居然不同意,真是气死我了。

拜托,我以后是秦始皇诶!是要一统天下的诶!你居然不给我面子?!!

真是气死宝宝了。

于是,魏琛就派了他的手下喻文州来与我交涉。

虽然我和文州的私交很好,但这可是国家大事,我要谨慎地,严肃地对待。

再怎么说文州也是个白切黑嘛。

我看见文州款款走来,入座。于是便调整好心情,单刀直入,说:“我用方圆五百里的土地交换蓝雨,魏琛却不听从我,为什么?况且秦国使霸图微草灭亡,但蓝雨却凭借方圆五十里的土地幸存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把魏琛看作猥琐......啊不,忠厚的长者,所以不打他的主意。现在我用蓝雨十倍的土地,让魏琛扩大自己的领土,但是他违背我的意愿,这不是看不起我吗?”

喻文州笑眯眯的回答说:“不,并不是这样的。魏琛前辈从先王那里继承了封地所以守护它,即使是方圆千里的土地也不敢交换,更何况只是这仅仅的五百里的土地呢?”

骗谁呢,那个猥琐的家伙不就是第一任王。

我很愤怒:“喻先生也曾听说过天子发怒的情景吗?”

文州回答说:“我未曾听说过。”

我认真的给他解释说:“天子发怒的时候,会倒下数百万人的尸体,鲜血流淌数千里。”

文州反问说:“秦王曾经听说过百姓发怒吗?”

我想了想,决定贯彻我看不起人的态度,说:“百姓发怒,也不过就是摘掉帽子,光着脚,把头往地上撞罢了。”

文州也很认真反驳:“这是平庸无能的人发怒,不是有才能有胆识的人发怒。”他笑眯眯的举了几个例子:“周泽楷刺杀吴王的时候,妙语连珠滔滔不绝;张佳乐武林大会四次夺魁失败的时候,身周百花缭乱锦鲤遨游。还有上一次少天因为秦王您抢了他的零食,一整天安静如鸡未发一语。”

我想了想他所说的画面,不由毛骨悚然。

“他们三个人,都是平民中有才能有胆识的人,心里的愤怒还没发作出来,上天就降示了吉凶的征兆。现在周泽楷、张佳乐、黄少天连同我,将成为四个人了。假若有胆识有能力的人被逼得一定要发怒,那么就让两个人的尸体倒下,五步之内淌满鲜血,天下百姓将要穿丧服,现在就是这个时候。”说完,拔剑出鞘立起。

我变了脸色,直身而跪,向他道歉说:“喻先生请坐!怎么会到这种地步!我明白了:霸图、微草灭亡,但蓝雨却凭借方圆五十里的地方幸存下来,就是因为有先生您在啊!”

“秦王明白了就好。”喻文州依旧举着剑,微笑着在我的腰带上虚虚一挑,腰带应声而落。他欺身而上,黑曜石一般的眸中精光闪烁,声音略带委屈:“前辈害我跑了大老远来和您商讨政事,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我呢?”

我:“......”EXM?

不,文州,放下你的手,这和剧本说好的不一样。




PS:于是与修情好日密。(从此和叶修感情一天天亲密)

————————————————————————————————————————


隆中对也是一样的道理,这语文课上得我思绪万千

看向班上其他人

为什么你们都一副很懂的样子啊喂?

#我记得我好像说要国庆才出现的。。。不管了,继续弧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