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All叶】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奔月

#放飞自我

#对不起语文老师

#对不起历史老师

#对不起时间线

#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渣,慎

---------------------------------------------------------





大家好,我叫叶修,我是嫦娥。

你问我为什么嫦娥是男的?

我哪知道,我也不想。

叶秋是我弟,他是后羿。

于是有一天,我吃了我弟给我的长生不老药,成仙奔月了。

用我弟的话来说,我这个混账哥哥离家出走了。

笑话,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要不是那天有个家伙突然闯进我的房间。

此人面相凶恶,一脸煞气。

他说他叫韩文清。

我手抖了一抖,问他来有什么事。

他说他本来是来要长生不老药的,看见我后,决定把我和长生不老药一起带回去做他的压寨夫人。

呵呵。

这货果然是一个土匪。

吓人。

我跟他说给我三分钟考虑一下,韩文清身后突然就冒出一个人,手里端着个沙漏开始计时。他对我点一点头:“张新杰。”

会有随身携带沙漏的土匪吗?我严肃的怀疑。

怀疑归怀疑,我还是不能把长生不老药交出去。

当然我也不想做压寨夫人。

于是我就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同时挽救我自己和长生不老药。

机智的我立即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我就把长生不老药吃了。

我飞过他们俩头顶的时候,我听见张新杰对韩文清说:“此人默认了做你的压寨夫人,却言而无信,诚为品行不端,需要治疗。改日再见,需先交付于我。”

呵呵,感情这是个心脏的大夫。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冷漠的给两人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我飞啊飞,来到汨罗江上。

江边站着一个人,看上去要跳江的样子。

我不想管闲事,正打算绕道而行,忽而被两人拦住。其中的男子对我笑笑:“你好,我叫苏沐秋,阎罗王。”

我点了点头,听见他说:“来沐橙,来见你嫂子。”

我:“......”EXM?

抬头看过去,见站在苏沐秋身后女孩笑着对我招了招手。

你妹啊!

我正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时,忽闻一悦耳的男声徐徐道:“诸位,在下不曾听闻阎罗王娶了嫦娥啊?”

低头,原本那个在江边徘徊的男子站在我脚下,笑意盈盈:“我是喻文州。”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来帮我解围的他?

我面无表情。

可我总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咦,你不跳了?”苏沐秋到是见怪不怪的问。

“前几个月跳时候本来没死的,愣是被粽子砸死了。”叫喻文州的家伙叹息摇头:“玉皇就给我封了个不大不小得粽子官,现在也算成神了,自然是不跳了。劳烦阎罗王了。”

“哦。没事没事,你不知道现在地府有个没转世的家伙,天天吵吵嚷嚷,能把鬼烦死。借你这个事我才好出来躲躲。”苏沐秋皱眉。

“咦?我前两天听说那人转世了啊?难道是谣传?地府现在似乎啊有点乱啊!”喻文州拿出一个粽子慢慢的吃下去,状似无意的叹息道。

“诶哟我去,真的假的?我先回地府了啊,来来来沐橙跟上。嫦娥你改天来和我成亲啊!”苏沐秋一边飞远一边招呼道。

我才不要和鬼成亲。

待他们飞远,喻文州笑着递给我一个粽子:“我们可以启程了。”

们?

我望着十分自然的牵起我的手的喻文州,眼底明晃晃地写着“吃了我的粽子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也不要和高配版屈原成亲。

我冷漠的把粽子塞了回去。





我和喻文州飞啊飞,来到了银河边上。

河神江波涛坐在银河边,笑眯眯的说:“你们有四种渡河的方法。”言罢指向了一边。

第一个坐在扫帚上,他淡淡的点头:“王杰希,毕业于霍格沃茨,技术保证,一单一人。”

喻文州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如果你不是个大小眼我说不定就答应你了,我真诚地想到。

第二个是一艘船,船头坐着两个人。

“孙翔。”

“唐昊。”

我走过去,伸出一只脚正打算上船。

“你给我下去!这是我的船!”

“滚!这是我的桨!”

两个人打起来了。

船沉了。

我冷漠的收回那只脚。

喻文州问:“四种方法?”

“还有一种是贿赂我,很简单。”江波涛的目光在我身上转了一圈,笑道:“嫦娥来段脱衣舞就行。”

“这......”喻文州笑意盈盈。

“不行。”我打断他的话。

喻文州微笑。

王杰希见没他什么事,扫帚一转飞走了。





“最后一种就简单了,鹊桥嘛,你们等个一年总会来的。”江波涛说。

等着等着,我有点饿了。我问喻文州:“神仙会饿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会。”喻文州答道。

哦。

我看着他。

他建议道:“你可以把怀里那只兔子烤了吃。”

我低头看了眼我飞天时非要跳上来的兔子。

兔子很是焦躁。

算了吧。

我摸了摸兔子,转头看向江波涛。

“脱衣舞。”

不,我冷漠的转回头。





大概过了一年。

我倒在银河畔饿得死去活来,隐隐约约听见远方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我挣扎着抱着兔子站起来。

江波涛从银河里冒出来:“今年的喜鹊怎么这么吵......”

喻文州面上露出奇怪的神色:“难道那个地府里很吵的人......转世成了喜鹊?”

我表示我就算是游过去我也不要踏上这座桥。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们为什么不飞过去呢?”江波涛疑惑地发问:“你们都是神仙啊。”

我看向了喻文州。

喻文州浅笑依旧。

妈的。

“反正现在就算飞过去还是会很吵,走桥吧。”喻文州道,眨眨眼睛:“要是实在不想踏上鹊桥,我可以抱你。”

“谢谢,不用了。”我冷漠。

“是吗,真可惜。”他叹息:“听说一起走过鹊桥的人最后都能走到一起。”

“那是幻听。”

于是我们走上了鹊桥。

一只喜鹊告诉我:“我叫黄少天,我前世可是剑圣,你要不要和我比试比试?”

“不要。”

“不要怂嘛,来来来......诶你这么沉默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去你的逻辑。

最后还是喻文州想出了办法,用粽子里的糯米粘住了黄少天们的嘴。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们终于下了鹊桥。

迎面扑上来一个帅哥:“娘子!”

......

我一点也不想说我已经习惯了。

他说他叫周泽楷,王母娘娘告诉他说,从鹊桥上走下来的神是他的娘子。

我指着喻文州提问:“为什么不是他?”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他是男的。”

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我看向喻文州:“我看上去是个女的吗?”

喻文州不予回答。





我终于到了月球。

其艰难程度,堪比孙悟空西天取经。

我怀里的兔子挣脱我的怀抱,跳到地上摇身一变,活脱脱一个大男人。

他掏出一根棒子。

我沉默。

男人看着我,头顶上一朵小花飘摇:“我叫张佳乐,我是玉兔。谢谢你把我带到月亮上来,现在我要开始捣药了。”

“你为什么不捣年糕?”我问他。

张佳乐一愣:“我为什么要捣年糕?”

我不回答他:“你要是不捣年糕,你就给我变回去。我要把你烤了吃了。”

喻文州隐晦地笑,深藏功与名。

“那你来吧。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吃谁呢。”张佳乐满不在乎。

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话有别的意思?

我回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笑的有些僵。

周泽楷在一旁弱弱的问:“......兔子精?”

“滚!!!!!”





我们往前走了走,看见一个人在砍树。

那人听见我们走来的声音,回头。

“王大眼?”我震惊:“你不是霍格沃茨毕业的,怎么在砍树?”

“原来砍树的是黄少天,他用这棵树来练习剑术。有一天他被树砸死了,刚好我要做扫帚,就来代劳。”王杰希回答。

“......”我竟无言以对。





我继续往前走。

一个人突然抓住我:“你好,请问这里有水吗?”

我回头一看,一个面色通红的男子喘着气:“我叫肖时钦,我在追太阳,我很渴,请问这里有水吗?”

我摇摇头,舔了舔嘴唇:“我刚来,不知道,抱歉。”

肖时钦直勾勾的看着我,忽而一笑:“我想我找到水了。”言罢就要亲下来。

呵呵。

我冷漠的推开他。

你走。


十一


大家好,我叫叶修,我是嫦娥。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奔个月。

我看着月亮上的人。

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苏沐秋,喻文州,江波涛,王杰希,唐昊,孙翔,黄少天们,周泽楷,肖时钦。

不该来的都来了。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喻文州笑眯眯的解释:“玉帝准许了所有人到月亮上来,自然的。”

玉帝是谁,我要宰了他。


十二


天庭。

“诶诶诶,沐橙!所有人都到齐了,快来看戏!”楚云秀叫道。

“好的马上来!”苏沐橙应到。


十三


全场最佳:

真·玉帝·楚云秀。

真·王母娘娘·苏沐橙。

---------------------------------------------------------

中秋节快乐,愿君安康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