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喻叶】魔法师与钟(0-4)

#OOC,慎

#架空私设,炼金术士的设定大部分源于游戏ALCHADEMY

#奇奇怪怪的文风

#那么,感谢阅读


————————————————————————————————


0
 

“当钟声奏响,死神的使者拾起了黑色的羽毛;
 
    当晨雾将散,和平女神圣洁的光辉在天空下闪耀;
 
    当人类渺小,太阳神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当星光初现,你与我虔诚的祷告。”
 

1
 

深秋。
 
北欧的一个小镇。
 
秋风阵阵,枯败的梧桐叶在地面上翻滚着。
 
一切都静悄悄的。黄色的砖石铺砌的路,两旁仿佛只会出现在童话里的小屋。妇人挎着装有面包的篮子,低垂着眼眸悄然走过。被勒令在家的孩子们趴在窗户边缘偷偷地往外看,在对上偷窥对象的眼睛时慌了神急忙去掩藏。
 
叶修还未收回打着招呼的手,笑容有些许尴尬。
 
这是怎么了?
 
叶修很想找个人问问,但出于行人拒绝的态度没有将想法付诸实施。他叹了口气,打开袖子——它们被下了空间延伸咒,装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早知道不答应帮沐橙带那么多东西了,叶修边自我反省边翻着,终于找出了地图。
 
“唔......往这边。”他看了一会儿艰难的做了决定,终于迈出了在小镇上有目的性的第一步。
 
小镇本就不大,没有走多久叶修就到了他要找的地方。他从袖子里翻出另一张图纸,将眼前这座看上去结构异常复杂的小楼与图纸仔细比对着。
 
没错了,就是这里。
 
叶修判断完毕,收起羊皮纸,拍了拍袍子上的灰,踩着吱吱呀呀的楼梯爬上去。正想着要不要敲个门表达一下自己的礼貌,棕色的木门就自己开了一条缝。
 
叶修挑眉,嘴角含笑,推门而入。
 
看样子,他已经知道了。
 

2
 

这是一个很乱的房间。
 
铜制的烛台上三根蜡烛将熄未熄,堆起的蜡油几乎和蜡烛差不多高了。作为房主人本想应用的光源,它们并没有起到很好的照明作用——尽管房间依旧很亮——被在空气中飘来飘去的生物光照亮。
 
是的,叶修抬起右手微微遮了下眼睛,对他这个常年深夜作业的人来说,这何止亮,简直刺目。
 
缓了一缓,叶修看见了正对门的方向是盘旋向上的石阶,叶修隐隐能看见石阶上刻着些符号,但他并不明白它们的意思。墙边摆巨大的木头架子,看上去很旧,叶修猜这是为这些漂浮在空中的生物们准备的。
 
但显然这群可爱的小家伙们集体逃狱了,叶修愉快地翘起唇角。作为一个魔法师,炼金术士的世界他知道了解的不多,术业有专攻嘛。但沐橙那丫头倒是一直很感兴趣,所以他也被动地不多不少了解了一些。
 
“小家伙,”叶修对离他最近的的小精灵招了招手,“你知道你的主人在哪儿吗?”
 
冰蓝色的小精灵飘近了些,在叶修手掌上方悬停,像是很好奇一般,慢慢的、慢慢的缩小它小小的双足与叶修手掌间的距离。
 
叶修看着很有趣,有些忍俊不禁。蓝色小精灵不过手掌大小,透明的身体里绿色的光缓缓流转着,像是某颗极其珍贵的宝石一般美丽而剔透。
 
小精灵磨蹭了很久,足尖轻轻地在叶修掌心一点。
 
叶修顺势一抬手。
 
“吱——”小精灵突然弹开,在房间里疾速飞行,没有任何规律的飞行轨迹囊括了一堆漂浮在空中的其他生物。
 
叶修懵。
 
在他看来小精灵似乎仅仅是碰了他一下,就开始惨叫、抽风,接着整个屋子里的生物光源全部被惊动,三三两两的聚到了一起。
 
不是吧,叶修不可置信地看了眼自己的手。虽然自己的魔力是很强大,但也没彪悍到这种程度吧?!
 
叶修思索片刻,哭笑不得地开口:“小家伙,你碰瓷啊?”
 
“它可没有。”温和的声音从石阶上传来,叶修眯了眯眼睛,很好的闪避了男人眼里亮得过分的光。喻文州抬起魔杖遥遥一指,魔咒的光点将小小的精灵缠绕,小精灵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安静下来。
 
“哟,很准嘛。”叶修为喻文州喝彩。
 
“一直在努力。”喻文州微笑,给叶修介绍:“这是冰冻精灵,无法在15摄氏度以上的地方生存。”
 
“怪不得碰了我一下跟要了它命一样。”叶修恍然。
 
“它很喜欢你呢,宁愿被灼伤也要接近你。”喻文州环顾四周,顺手又给蜡烛施了个咒,“这些家伙也是大胆。我不常来这个房间,居然乱成这样。”
 
叶修见他说着也没出手整理,自顾自看了一圈,修长的手指指指点点:“这个是精灵猫,那一只是钻石宝宝,那边架子上的是水晶梳......”叶修回头看见喻文州奇异的表情,问:“我说错了?”
 
“不,全对。可以说除了冰冻精灵前辈记熟了每一件《起源》中的产物。”喻文州摇头,眼睛倒映着各色生物的光,仿佛也是漂浮的一双精灵,盈光闪烁,“前辈很了解啊。”
 
“一直在努力。”叶修笑,用了一句喻文州说过的话。
 
于是喻文州也笑了。
 
他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前辈远驾,我们上去说?”
 
叶修欣然同意,率先走上了楼梯。
 

3
 

“说起来,”叶修窝在沙发的角落,调整陈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端茶走来喻文州,“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魔法公会那边为了低调行事也没发通告,就老冯暗里交代给我一个人,再把沐橙算上,知道这次行动的不过三人。沐橙肯定不会卖了我,是老冯让你协助的?”
 
“没有。”喻文州递给叶修一杯红茶,待对方接过后侧身在沙发上坐下,不急不怨保持着半米的距离,看上去很老实的模样,“我也是猜的。本来西方这边魔法师和平民间的等级分化就很严重,这些年刚刚有所缓和。不巧这个小镇偏远而落后,等级观念还在那。我今天中午出去取材的时候发现街上基本没人,就知道有魔法师来了。”
 
“不是吧,这样叫知道是我了?”叶修呛了下,表示不信。
 
“信息有限,我不得不动用了一些非常规手段。”喻文州笑了笑,慢吞吞地说,“我觉得如果来的是西方的魔法师,镇长理应会得到通知让镇民回避。但我询问了守城卫兵,并没有通告,也就是说来的人,我认识的几率应该很大。接着我联系了下少天,问他魔法工会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说到这里喻文州停了一下,偏头看着叶修。对方已经点上了烟,躲在一片烟雾后对他投来鄙视的目光,显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黄少天不知情,就说明这次是秘密行动。接下来你再随便和他哈拉两句近况,很容易就能套出他最近没怎么见过我。然后你就确定了。”
 
是的,黄少天起到的作用仅仅是“确定”,光凭秘密行动这四个字,叶修相信喻文州就能猜到是他了。
 
“文州,这么久不见,依然老狐狸啊。”
 
对方却不动声色:“过奖,原来前辈也知道我们很久没见了。”
 
叶修又呛了一下。
 
这声音,这语气,听着怎么这么委屈?
 
情况不对啊。
 
叶修心中警铃大作,心虚地抬眼一瞟。喻文州果然靠近了不少,面上依旧保持笑容,此时对上他的视线那叫一个从容,甚至还试探性地叫了一句:“前辈?”
 
叶修郁闷,见这家伙他就习惯性的进入了放松状态。瞧瞧这糟糕的选位,沙发角落,完全没给自己留退路啊!
 
“文州,”叶修斟酌着用词,“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我不觉得对于我来说有任何一件事能正过我的终生大事。”喻文州这么说了一句,但也停止了靠近。
 
叶修稍稍松了口气。
 
若不是任务需要,叶修其实不是很想来见喻文州的。
 
原因嘛,很简单。
 
喻文州在不久前出了柜,对象正是面前这个男人。
 
结果嘛......多么显而易见,如果叶修答应了,喻文州又何苦大老远跑来北欧呢?
 

4
 

话虽如此,正事还是要办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点职业精神还是有的,两人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老冯这次派我来,目的是为了找这个。”叶修展开一张羊皮纸,喻文州凑上去一看,觉得很眼熟:“这不是‘钟’吗?”
 
“钟”,一件魔法师的圣器,已经丢失几千年了,据说拥有控制时间的能量。几千年来魔法师工会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可惜迄今为止仍然没有什么收获。
 
“冯主席让你找这个?”喻文州很快明白过来,“秘密行动,这是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聪明。”叶修眼中流露出赞许,“记不记得之前那次考古,墓主人是‘钟’的创造者。他们在墓里发现了一块石板,上面刻着这个。”叶修这次直接将羊皮纸给了喻文州。
 
“当钟声奏响,死神的使者拾起了黑色的羽毛;当晨雾将散,和平女神圣洁的光辉在天空下闪耀;当人类渺小,太阳神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当星光初现,你与我虔诚的祷告。”喻文州读了一遍,放下羊皮纸。
 
叶修问:“看懂了?”
 
喻文州诚实地摇头。
 
“我也是。”叶修将羊皮纸收回袖子里,苦笑,“本来‘钟’就是西方人的发明,这玩意又写的文绉绉的。老冯这次,真的是高看我了。”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喻文州抿了口红茶。
 
“顺路,而且你主修炼金术,对西方了解的比较多,我本来以为你会有点想法。”
 
“嗯,想法是有的,但不确定对不对。”喻文州说,“我觉得像四个时间。”
 
“嗯?”叶修之前完全在推敲这几行文字之间暗藏密语的可能性,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他精神一振,找对人了啊,“你说说看。”
 
“死神的使者,指的可能是乌鸦;但这句话本身的意思我没明白,若是往时间方面猜,我觉得是午夜。第二句指的是太阳升起之前鸽子出去觅食的时间,第三句是正午,第四句是指每晚人们用餐的时间。”喻文州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叶修想了想,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他觉得有些头痛:“不管怎么说,我们多了一种可能性。但问题是这四个时间代表了什么?而且这其中还有两个不确定的时间,如果我们要掐点实验,会很麻烦。”
 
“苦差事啊。”喻文州感叹了一声,“当初你就应该拒绝冯会长的。”
 
“是啊,我为什么要接下它。”叶修揉了揉太阳穴,不禁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不上道。
 
“现在这样,你的正事算谈完了吗?”喻文州冷不丁又来了一句,“要不要考虑谈谈我的正事?”
 
“啊?哦,好......”走神的叶修猛地回魂,“不对!不算!”
 
喻文州笑盈盈地望着他:“怎样才算?”
 
“找到再说。”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句,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明天开始掐点实验,今天好好休息。”
 
喻文州眨眨眼睛:“你找到住的地方了?”
 
叶修:“......没有。”
 
“我家只有一张床。”喻文州一脸乖巧的表情。
 
叶修:“哦,没事我出去......”
 
“留下来。”喻文州打断他,语气不容反驳。
 
叶修盯着后辈的眼睛看了三秒,叹了口气。
 
败给他了。
 
直弯同床共枕,日子没法过了啊。


TBC


————————————————————————————————

大概是百粉贺

没开点文因为觉得大概不会有人理我【躺

那就这样吧~

再次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