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喻叶】TAN 90°(5-8)

#秘制脑洞,全程意识流

#OOC,慎,私设

#黄少下线

#很短

#好奇前文的话可以去主页,手机党发不了链接..

#那么,感谢阅读~

————————————————————————


5

三个人围绕着圆形的玻璃茶几坐着,灯光柔和,三人的呼吸声都轻轻的,维系着某种奇妙的平衡。

叶修若有所思的低头盯着茶杯,仿佛在一瞬间对杯壁上的海水纹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喻文州将杯子放得很低,几乎紧贴着腿,叶修的身影几经辗转,从杯中的茶倒映在喻文州眼底。

黄少天仰着头凝视着杯子升腾的水汽,觉得嗓子格外的干涩,他飞快地瞥了没有言语却奇异的和谐的两人一眼,率先打破沉默:“你们俩——有奸情?”

叶修抬头和喻文州对视,扯了扯嘴角,对方露出招牌的温和的笑。

他们都知道黄少天只是想问两人是不是认识。

但他们也都知道刚刚那个玩笑一般的问题的答案。

“是啊,有。”叶修仰起脸,白皙得过分的脖子暴露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脆弱,调笑着,“怎么,少天大大吃醋了?”

“靠!”黄少天用一个字表达了他郁闷的情绪,他自然没有迟钝到连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都察觉不到——毕竟在这样的气氛里,他觉得自己的存在相当多余。

黄少天只是在好奇。

叶修一直是有些社会痞气的,天天吊儿郎当没个人形;但相处久了你会发现这个人的谈吐、为人都非常的恰到好处,只是偶尔语出气死人——好吧,是经常。仅仅从吃饭的方式,黄少天都能猜出他一定受过极高的礼仪教育。而喻文州,尽管认识了没多久,黄少天觉得他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书卷气息,他将待人接物的艺术发挥到极致,不惹人讨厌,却让人觉得很遥远。阳光越是明媚,他眼中的雾霭越发浓厚。

这样的两个人,相似又相反,居然会有交集,看样子交情还不浅。黄少天的好奇心几乎要冲破胸膛: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但他的理智管住了他的嘴,他将杯中的茶全部倒进嘴里,咋咋呼呼的嚷嚷起来:“诶呀!我突然想起来我晾的衣服还没收!坏了坏了!我先回去了啊!伞在门口对吧?不用送了!”

黄少天一跃而起,风风火火的跑出了房子,“砰”一声关上门,后被紧贴着墙壁,喘息。

他把时间留给两人。

他期待着奇迹发生。

尽管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所谓的奇迹到底是什么。

他按了下自己雀跃的心脏,冲进瓢泼大雨。

6

秒针走得很慢,一步一个脚印。

叶修和喻文州谁都没有说话。

他们目送黄少天离开。

喻文州抿了口茶,轻笑着:“真是撇脚的理由。”

“是啊,他说煤气忘关了我倒会信。”叶修自然地接过话茬。他眯着眼睛,觉得屋子里太过明亮了:“最近过的怎么样?”

“就像你看到的。”喻文州放下茶杯,“椅子、书、阳光、花、咖啡,周而复始。”

他停顿。

“你呢?”

“就像你看到的。”叶修笑,“漂泊不定,无家可归,卖艺为生,周而复始。”

喻文州定定的看着他,叶修在炙热的目光下无所适从:“好吧,明年出国深造,我在最后的逍遥。”

“你父亲......要求的?”喻文州有些迟疑。

“是啊。”叶修在椅子上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心满意足的瘫了下去,“老爷子说学艺术也得学出个名堂,不然难登大雅之堂。”

“你没有地方住?”喻文州问。

“有一间公寓。你知道的,堆满了颜料、画板、画笔。”

“不介意的话在这里住下吧。”

“不了。”叶修飞快地拒绝,冲喻文州笑笑,“你知道的,我一向喜欢艺术气息的地方。睡在颜料里,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

“那好,我去给你找把伞。”喻文州起身,叶修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低下头。

他没有不舍,没有伤心。

他只是被巨大的难过包裹着,微微有些窒息。

叶修环顾四周,企图记住这里的每一个细节。

天花板上的吊灯,地板上的地毯,每一把椅子里柔软的垫子,每一个瓷杯上精致的花纹。每一朵花,每一本书,每一粒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尘埃,每一幅画上精致的表框。

叶修知道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了。

所以他妄图将一切刻进脑海。

7

喻文州取出一把伞。

伞很旧了,但被保养得很好,干干净净的。

他很快拿着伞走回叶修所在的房间,远远看见叶修半坐在桌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精致的瓷杯。

黄色的柔和的光将他笼罩,敛去男人面上少许的凌厉,突出放大了一直被很好的隐藏的温柔。叶修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喻文州的目光只能触及他微微翘起的唇角。

喻文州一直知道这幢房子的装修很好——那毕竟是他测量了一个月、画了半年、改了三个礼拜的设计图,每一个角落都有精巧的设计,充盈着少年不为人知的懵懂情愫和那些年在教室里浮沉几载的愿望。

可他从来没想过,多了一个人,会是这么不同。

就像是一直生活在寒冷中的人突然找到了火种,在一瞬间指尖被那温暖灼伤,连带着心脏也隐隐抽搐着。

喻文州的身体轻轻晃了晃,右肩撞到门上挂着的吊饰发出细小的声响。叶修这才发现他已经回来了,转身遥遥举起茶杯,虚浮的笑着:“敬你。”

接着他一饮而尽。

“茶是喝不醉的,叶修。”喻文州走过去低声说,把伞递到他的手上,“终于物归原主了。”

叶修低头去看,黑色的伞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花纹:“是吗?这是我的?”

“一直是。”

叶修抬头。

喻文州站在距他一臂远的地方。

他不禁想,这个距离,抬手就可以拥抱。

然后他站直了身子。

“我走了,再见。”

“不送了,再见。”

8

听到了极轻的一声关门声后喻文州走到门边,注视着叶修在暴雨中远去,手抚上了心口的位置。

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它一直是你的,并将永远不会改变。

TBC

————————————————————————

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以前都是祝晚安。现在不是晚上啊……

反正最近沉迷游戏,愉快的卡文

那么,午安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