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喻叶】周期性爱情

#OOC,慎,短小

#我已经找不回我的文风了(你有这种东西吗

#感情淡漠症是有的,周期性失忆是我胡诌的

#奇怪的脑洞,秘制设定

#感谢阅读

------------------------------------------------------------

1

房间里很安静。

时钟的钟面上分针秒针一步一步地走着。

嘀嗒、嘀嗒、嘀嗒。

房间里没有开灯,门窗紧闭,只有从门上一小面玻璃外透进来的昏暗的灯光。

四面墙、一张床、一个人。



2


他醒来。

他在床上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思考着几个严肃的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没等他想明白,门外开始骚乱了。一个医生带着几个护士冲进来,脸上充斥着焦虑和紧张。

原来我在医院啊。

他恍然大悟。



3


医生给他做了身体检查,他被告知,自己叫叶修,自己有周期性失忆症,每三年为一个周期。

叶修笑了:“这么说来每隔三年我就算是重新活了一次?还不错。”

医生脸上一道道皱纹,鬓角斑白,他叹息,像是在数落自己家熊孩子似的道:“你这么多年了还真是没变过,劣性依旧。”

医生话音一落,自己愣了愣。

医生想起了很多年前,当医生还只是实习生时,自己白发苍苍的导师坐在这个男人病床边,看着他无奈的说:“你啊,劣性依旧。”

当时的叶修,如现在一般,笑笑。

医生回过神:“对了,介于你的病情很特殊,我们有专人教你学习,明天开始,上三个月的课。”

叶修懵懂:“学什么?”

“情感。”



4


叶修拉开窗帘,打开门上了一层灰的窗户,瓮动鼻翼,嗅到了消毒水的气味。

叶修觉得很安心。

他坐在病床上,沐浴着久违的阳光,眼睛微微眯着,像一只慵懒的猫。

今天是上课的第一天,他见到了自己的弟弟。

下意识的一句“笨蛋弟弟,你怎么这么老了”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激动。

除了叶修。

说完这句话的他歪着头看着自称叶秋的男子。

这个人就是我的弟弟么?

于是叶修很兴奋的拉着叶秋照镜子,比对两人的长相。

还真是一模一样诶!

叶修像是一个发现了新型玩具一样的孩子。

他很开心地笑着,企图掩饰自己内心的平淡。

老师看着叶修,叹了口气。



5


你是我的弟弟。

可这和我有关系吗?



6


周期性失忆伴随着情感淡漠症,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病情加重。

医生告诉叶秋。

叶秋看着病房里的兄长,对方望着窗外的雪松,面无表情。

叶秋的内心升腾起强烈的冲动,他猛地打开门冲进去,捉住叶修的手。

不知何起的泪水模糊了叶修的脸,叶秋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反正都和自己长得一样。

所以他没有抹去泪水而是更加紧紧的攥住对方的手。

叶秋大喊着:“你一定要幸福!”



7


深夜,叶修还没有合上窗帘。

他在思考叶秋的那句话。

幸福。

这似乎是种情感?



8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

老师花了将近三个月来教会叶修各种各样的情感,叶修见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他研究这些人脸上的表情,模仿他们,企图成为他们。

可是这不能改变叶修仍然很冷漠的事实。

在最后一天,老师没有带来任何人,他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叶修新奇的坐直了身子。

老师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今天我们学习爱情。”

“爱情简单的理解为,因对某些实物的喜爱所产生的情愫。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通常性的把这两个字定义为,对可以相伴一生的异性伴侣产生的情感。”老师深深看了叶修一眼,“当然,爱情并不仅仅发生在异性之间,同性之间也有爱情。这种感情很复杂,需要你自己体会。”

叶修不解。

他今天没有看到例子,没有办法模仿,这让他感觉很焦虑。

他果然,还是无法理解这些情感。

关门前,老师说:“不用着急,有人会教会你爱情是什么。但那个人不是我。”


9

三个月的课程结束了,叶修被允许在医院内自由行动一天。

他打算下楼走走。

他总是高高在上的观察,楼下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都尽收眼底。但是叶修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拥有这样鲜活的表情,所以他决定近距离观察。

于是叶修套着宽大的病号服下楼了。



10

四月的风正好,不疾不徐,不温不凉,阳光捎来暖意,将所有生灵拥入怀抱,包括花香,包括柳绿。

叶修很喜欢这样的景色。

在这样的风景里,他仿佛世界的遗孤,独立。

叶修走在医院的雪松园里,鹅卵石小道灼热着脚底,他看见一个男人蹲在路边,穿着和他一样的病号服,认真的看着些什么。

男人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出淡淡的金色,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觉得男人的气质和他很像,让他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于是他走近。

他听见男人说:“我没想到医院里会有薄荷。”

男人站了起来,抚平衣服上的皱褶,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喻文州。”

叶修觉得自己失忆前肯定见过这个人。

不然此刻就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会被如此浓烈的情感包裹着,仿佛深陷在黏稠的糖浆里,几乎窒息。

叶修能肯定喻文州也有一样的感觉。

不然就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伸出来的手在颤抖不已。



11

叶修没有握住喻文州的手。

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说:“我想送你一朵大岩酮,可惜医院没有。”

“你可以尝试去别人的病房偷一朵回来。”喻文州轻声建议,眼睛熠熠生辉,“这样我才有理由回赠你一朵蝴蝶兰。”

“蝴蝶兰?”叶修忍着不笑出声,可是盈盈笑意仍是从眼中流露出来,“什么意思?”

喻文州轻笑着眨眼:“你肯定是故意的。”

他上前一步,把叶修拥入怀中,在他耳边低语。

“我爱你。”



12

“为什么不说玫瑰?明明玫瑰的花语比蝴蝶兰常见多了。”

“我怕你懂我就不能亲口说出那三个字了。”



12.5

三月我刚刚学会爱情,四月我恰好遇见了你。


我何其幸运。



13

“我和你一样,不过我的周期是四年。”喻文州看了叶修的病例,说。

“所以你也有......”叶修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接上:“感情淡漠症。”他笑笑:“看见你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了。”

叶修眨眨眼睛:“你犯规。”

然后又说:“我也是。”



14

接着叶修失忆,喻文州陪伴。

喻文州失忆,叶修陪伴。

两人就这样轮换。

直到十二年的最后一天,两人会交换一个吻。然后回到各自的病房,等着他们的再一次相遇,再一次相爱。

就这样无限轮换,直到生命尽头。



15

“我们的爱情拥有周期。

可以一生又能拥有几个十二年。

能在有限的生命里相爱六次,我们很幸福。”

叶修与喻文州的墓碑上刻着这样一段话。

墓碑旁长满了苍绿色的薄荷,圆圆的叶片迎风晃动。

昭告着下一个十二年。


END


------------------------------------------------------------

玫瑰或蝴蝶兰的花语:我爱你

大岩酮的花语:一见钟情

薄荷的花语:愿再次与你相遇(请再爱我一次),永恒的爱

那么,晚安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