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第令

瞎写

【伞修】他说他是直的

#OOC,慎,弟弟视角

#忽略年龄

#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

#抽风之作

#其实只是因为这货想看@冬雪煮茶*™ 

#那么,感谢阅读

---------------------------------------------------

大家好,我叫叶秋。

众所周知,我有个混帐哥哥叫叶修。

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还有个人叫苏沐秋。

是的,苏沐秋,不是苏沐橙,他俩是兄妹。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苏沐秋与叶修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现在祸害苍生的妖孽还都在上小学,我们四个就认识了。

原本是我和老哥同桌,苏家兄妹同桌。可是你们知道的,小孩子,还是双胞胎,平日里看见对方都觉得是在照镜子的两个人老师哪里分得清?于是,在被小豆包们嘲笑叫错名字的一周后,我们的座位被调开了。

如你所想,苏沐秋和混帐哥哥成为了同桌,而我光荣的坐在了班花旁边。

请不要吐槽这偶像剧式的相遇。即便是王子和公主想要过上幸福生活,也得先认识啊。

座位一调,那边两个人就相见恨晚热火朝天的聊起了街机小霸王,马里奥等一系列我只听过名字的游戏。我不禁怀疑,叶修他天天和我同进同出举案齐眉(划掉),哪里来的时间去玩游戏的?

在我皱着眉思考的时候我听见班花大人轻轻笑了一声:“你看他们多有夫妻相。”

他们?我疑惑地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混帐哥哥和苏沐秋依旧相见恨晚热火朝天。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正想着,还没开口问,就又听见苏沐橙充满歉意的声音:“哦,对不起。忘记你们长得一样了。”

不,我们长得一点都不一样。

此刻我非常想这样反驳,可我的良心告诉我我不能。

于是就这样,苏沐橙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门上究竟写了些啥,就猝不及防地被人推进去了,再也没出来过。

我非常想骂脏话,可是我的教养告诉我我不能。

Oh,sh*t.




时间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快,可能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已经成为历史了。

比如,我死都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苏沐秋已经和叶修这么如胶似漆了?

玛德我和苏沐橙一边拉一个都分不开。

我们四个初中也是同班。现在只要一下课两人就腻歪在一起,散发着单身狗请远离的气场闪瞎大众。

当时班上是有水房的,是一个放着一堆打扫工具的房间。水房的门可以上锁,由于这屋子开灯和不开灯一样昏暗,同学们亲切地提名其上,名曰“小黑屋”。

是的,你没猜错,叶修和苏沐秋两个孽障一下课就跑进水房嗯嗯啊啊十分激烈。

拜托你们注意一下影响好吗?!

没看见那边那个戴妍琦已经快被你们吓哭了吗?!

我似乎是一个激动将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一脸哲学笑容的苏女神问了我一个哲学的问题:“你确定那不是激动的?”

我稍加思索,点点头。

没看见那边那个韩文清脸已经黑的快要去砸门了吗?!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女神给我点了个赞,心里美滋滋的诶嘿。




事情在朝着意料之中有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苏沐秋在初二表了白,对叶修。

然而叶修拒绝了。

吃瓜群众没有戏看,群情激愤,派我做代表去打探混帐哥哥的想法。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会答应?”只见我那哥哥不良少年一样熟练地摸出一根烟点上:“我是直的啊。”




叶修说他是直的,呵。

这是本世纪我听到最好笑的一个笑话。

我原封不动的将叶修的话回传,吃瓜群众摇摇头叹息着散了,我隐约听到人群中传来谁的感叹:“没救了诶......”

“什么没救了?”我走过去问那人,那人用他的大小眼看了我一眼,答道:“你哥,你哥没救了。”

“为什么?”苏沐橙从我身后探出脑袋。

“他已经弯到了一种境界。”王杰希一脸过来人的表情:“弯而不自知。”

我和女神对视一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过了几天,更加劲爆的消息来了。

“叶修和苏沐秋在小黑屋里亲上了啊!有图有真相啊!”黄少天炸了。

然后全班都炸了。

照片里苏沐秋搂着叶修的腰,两人唇齿相依。

我满世界疯狂的找叶修,最后终于在厕所门口堵住了他:“你还说你是直的?都亲上了!”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云淡风轻地说道:“哦,这事啊。我想上厕所,沐秋非要我亲他一口才让我走。你知道的,人有三急。”说完他叹了口气:“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呵呵,我信了你的邪。

你解释就解释你脸红什么啊?!

再说了亲一下就放你走你亲哪不好非要亲嘴啊?!

啊?!




接着我们升入了高中。

先是进行了班草的选拔,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居然是混帐哥哥和苏沐秋一起杀进了决赛。最后投票时我环顾四周,顿时明白了缘由。

大家只是想看戏而已。

全班51人,叶修只拿到了三票。

可最后叶修还是赢了。

为什么?

废话,苏沐秋把他的票投给了叶修。

“你们都觉得我帅,可在我眼里他才是最好看的啊。”苏沐秋如是说道,“所以,就他了。”

是是是你是基佬你说的都对!

玛德秀恩爱还有没有基本法了?!!!

这狗粮我不吃!不吃!!!

......好吧我吃。

我屈辱的抹了一把辛酸泪。

那么问题来了,一共三票,还有两票是谁投的呢?

“有我一票。”苏沐橙举爪:“哥哥说叶修是最帅的,叶修就是最帅的。”

好的兄控,下一个。

下一个就是我了。

废话!那张脸也是我的脸!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苏沐橙是兄控,你们不用再提醒我了。





呵!你们还没兄可以控呢!





高二的时候,这两个网瘾少年迷上了荣耀。

有一天王杰希找到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找你哥竞技场,他一直不理我,我很纳闷。后来我去翻了系统公告,发现你哥带着一个叫秋木苏的人把所有的副本纪录都刷了一遍。”

我沉默。

我能说什么呢?难道我应该说我习惯了吗?

“这不是最重要的。”王杰希拿出手机,调出一张截图:“这是他们的头像。”

ID:一叶之秋,头像:脸朝左的小兔子

ID:秋木苏,头像:脸朝右的小兔子

两张头像拼在一起,两只小兔子mua mua mua

......我和王杰希从彼此眼里看到了绝望。




“我真的是直的啊!”叶修说。




我仍旧清晰的记得这一天的日期

2015年5月22日

距离叶修成年,还有604800秒

距离叶修下不了床,还有168个小时

距离叶修怀疑自己的性取,还有一周




故事就是这样。

这样子的两个人还不在一起,没天理了。

确实没有天理,只有地理。

可是这篇不虐,所以地理被拖出去打死了。

---------------------------------------------------

成功消灭不可抗力~耶~

主要最近老是会接受到“伞修都是刀”的怨念

所以...

那么晚安啦

【All叶】如果叶修失忆了?

#OOC,慎,短小的段子

#想到啥写啥

#本文原本的中心思想:感天动地喻文苏

#然而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概是考语文考傻了吧

#感谢阅读

---------------------------------------------------

【韩叶】

“他不会忘记。这十年对他而言很重要,是他的荣耀与价值。”韩文清冷着脸,想了想又补充道:“这十年对我也很重要,他对我更加重要。”

“这十年,是我们荣耀。”




【乐叶】

“什么?叶修失忆了!”张佳乐有些兴奋:“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他所有的冠军戒指都拿过来了?!”

“咳嗯,开玩笑的,冠军不是自己的也没有意义对吧?我应该会陪着他慢慢想起来吧,那家伙嘴上不在意,内心可在乎了,荣耀,联盟,这里的一切......可能还有我吧。”

张佳乐脸有点红。

“......好吧我觉得冠军戒指也是要拿两个过来的,夫妻平等嘛。”




【王叶】

“叶修?失忆?”王杰希一愣,“拿走他的账号卡登陆君莫笑把兴欣仓库里所有的材料都转给微草。”

王杰希,中国好爸爸,不,好队长,你值得拥有。

显然,注孤生

兴欣全员:mmp



多年后有记者采访王杰希:“微草战队是您此生最重要的杰作是吗?”

王杰希:“是的,他牺牲了我的爱情,以至于青训营的孩子们长年缺少母爱。”

记者:总感觉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第二天头条:昔日魔术师如今空巢老人道尽沧桑为哪般?



【黄叶】

黄少天会吵到叶修恨不得再失一次忆,下一个。



【喻叶】

“这样啊,意思是叶修不再记得他爱我这件事了是吗?”喻文州轻笑,目光柔和,“没关系,我爱他就够了。”

一生何其有幸,得以与你相依。



大大大大你走错片场了!偶像剧在隔壁!

叶修:我就想问问我什么时候爱过你?



【双叶】

“什么?混账哥哥失忆了?!”叶秋一拍桌子:“那敢情好!保镖呢?快把他给我绑回来!速度的!万一他马上就想起来了呢?!”








【伞修】

“忘记啊,这就有点伤了。”苏沐橙笑,眼睛望着天空:“毕竟两个人那样相爱过,那样分离过。若是叶修再失忆,那么还会铭记这样一段感情的就只有我了。”

“这对他们两个人,多么不公平。”

“但是,叶修可能会活得开心一点吧?这,大概是哥哥最希望看到的了。”

“所以,忘记吧,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的。

---------------------------------------------------

一模ing

原本是想写喻队说“再爱他一次”这种话的,然后脑补了十万字狗血剧情,觉得喻队真TM渣,然后就改改改改成了这个不知道是啥的东西

将就看吧,晚安

一天中午,我和小兲热切地讨论阴阳师

虾:“你们吵死了!”

我问小兲:“我们是不是吵到他了?”

小兲:“是S和P。”

P君:“去你的!我们在讨论化学问题!”

小兲怒:“我们在讨论玄学问题!”

hhh这一段秘制戳笑点

他站在你身后默然无语,只为你守那半城烟雨

【All叶】乳糖不耐受症

#乳糖不耐受症,在这文里可以暂时理解为喝了牛奶会晕
#OOC,慎

#放飞自我使我快乐

#文风奇怪

#CP感淡薄,有时间改改

#那么,感谢阅读~^_^


----------------------------------------------------------//

叶修有一个秘密。

那就是他有乳糖不耐受症。

哦,对了,他还患有晕动症。

简单的来说,他既醉奶,又晕车。






1岁

叶妈妈表示爱死了小叶修喝完奶粉后迷迷茫茫晶晶亮亮的眼睛,叶弟弟天天与哥哥同床共枕幸福的飞到天上去。

这时候还啥也看不出来。






5岁

“阿修!把牛奶喝了带着弟弟坐到车上去!”叶妈妈在卫生间里高声喊道:“婚礼要来不及了!你俩可是花童!”

当时还十分听话的叶修乖乖的喝掉牛奶,拉着弟弟软乎乎的小手坐进了婚车里。叶修白西装黑领结,叶秋黑西装白领结,弟弟看着哥哥,哥哥目光迷蒙。看过去画一般,仿佛被拉进了某个不知名的童话世界。

太可爱了!

叶妈妈看着自己儿子激动的想。

他们一定是最可爱的花童!

嗯,确实是这样的。

如果叶修没有喝牛奶的话。

如果叶修喝完牛奶没有坐车的话。

于是在路上,身患重病的叶修吐了叶弟弟一身。

叶弟弟嚎啕大哭。

叶妈妈不知所措。

叶修可怜兮兮的趴着,虚弱的望着叶妈妈。看得叶妈妈一颗想要打人的心化了一地。

叶妈妈含泪放弃了自己花一个小时打扮的时间,带着两只苦兮兮的宝宝回家去了。

这是叶修病症的第一次严重发作,只可惜当时叶妈妈单纯的认为这只是单纯的晕车。

叶妈妈我跟你讲你这样是要出大事的。






14岁

之后的几年里叶修慢慢长大,逐渐感受到了喝牛奶给自己带来的不适,并开始拒绝这罪大恶极的饮品。

叶妈妈不干了。

长高啊阿修!喝牛奶长高啊!

在感受到一天早晚一杯牛奶的叶秋渐渐和自己拉大的身高差距后,叶修痛下决心:他要喝一杯牛奶。

于是在全家三人一狗的注目礼下,叶修带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表情灌下一杯牛奶。

然后叶修不负众望地晕了,就差没有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叶家人大惊失色,立即送去医院,这才了解到自家儿子有病,还病得不轻。

叶修悠悠转醒时看见叶妈妈泪流满面的抱着他的手,大哭:“阿修妈妈对不起你啊!妈妈不该让你喝牛奶啊!你看你都病成这样了啊!呜呜呜呜呜......”

叶修呆滞地望向站在窗边红着眼眶的叶秋:“这是怎么了?”

叶弟弟一脸愧疚咬咬下唇:“对不起哥我以后再也不在你面前喝牛奶了......我保证。”

叶修用空着的手摸摸自己的脸:“这什么情况......我还没死吧?”

“这一定是个梦。睡眠质量真差。”叶修如此机智的判断,然后倒头又睡过去了。

叶妈妈&叶秋:所以说我们伤心个毛线哦






15岁

不就晕车,多大点事儿。

叶修拖着自家弟弟的行李箱颤巍巍的走出车站,就差没给售票员跪下了。

不晕车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在车上生无可恋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咸鱼一样的绝望。

在这样的状态下叶修走进了一家网吧。

这样的状态下叶修认识了苏沐秋并怼死了他。

以至于苏家兄妹一度认为叶修肾亏,忍痛花费巨额财产买回来一盒肾宝赠予叶修。

叶修退出游戏,神情复杂的看着苏家兄妹以及两人手中的肾宝:“我觉得我们之间似乎是有什么误会......”

后来,那盒肾宝被叶修随手扔给了吴雪峰。

吴雪峰神情更加复杂的看着自家小队长。

当然这是后话。






16岁的叶修因为不能喝牛奶被苏沐秋苏沐橙两人鄙视了好长一段时间。

“牛奶着这种喝一杯就能饱一天的东西居然有人不喜欢,奇也怪哉。”苏沐秋这样评论。

叶修就拍案而起大叫着怎样不服来单挑啊!

于是两人在游戏里杀个天昏地暗。

只是好奇怪。

这么快乐的回忆,想着怎么有点心酸呢?






18岁

苏沐秋去世。

在安顿好苏沐橙后叶修端着一杯牛奶走道苏沐秋的遗体旁,轻轻地坐下,喝掉。

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掉。

然后慢慢地趴在苏沐秋身旁,枕着自己的胳膊睡了过去。

眼角一行清泪滑落。





不得不说叶修的保密工作做的真好,9年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信息,包括他有病这件事。

除了两个人。

一个是奔向资本主义社会的吴雪峰,一个是心脏至极的喻文州。

叶修永远记得他刚送走微笑着要他多喝牛奶的吴雪峰后来到蓝雨青训营见到微笑着端给他一杯牛奶说前辈慢用的喻文州时内心的波涛汹涌。

抬头看过去是喻文州心脏的笑容。

叶修一边思考着到底是哪里走漏了风声一边接过牛奶反问:“真的要我喝?”

“叶神随意。”

“好。”叶修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仰头,抬手,倒地。

动作一气呵成,满分。

之后赶来吵着闹着要和叶秋PK的黄少天差点没杀了喻文州。

“关键是你居然不告诉我这家伙有乳糖不耐症!喻文州咱们的革命友情呢?!队友爱呢?!”

耳朵快炸的喻文州领悟到了叶修看似随意实则暗藏杀机的行为,看着黄少天笑。

第一次新老心脏对决,叶修,胜。





眨眼又到了世邀赛。

国家队众人看着在飞机上熟睡的叶修默默捂心口。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呢!

“其实,叶修喝完牛奶会神智不清的。”苏沐橙毫不犹豫地卖了哥哥,笑道,“相当可爱哦!”

接下来的每一天叶修都在被不同人灌牛奶。

他很无奈,只能这么说:“赢了,赢了就喝给你们看。”

于是就赢了。

KTV里国家队众人期待地看着领队大人,纷纷将手机调到了视屏模式。

叶修果然履行诺言,豪气冲天的干了。

尔后躺倒在沙发上,任由众人动手动脚。

最后黄少天评论:“我觉得叶修这副样子可以用一张表情包来概括。”

安详地死去.jpg





有病又怎样呢?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这个家伙,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包括我啊。


----------------------------------------------------------//

这是我自己的情况,乳糖不耐症加上晕一切封闭式交通工具,悲伤

谢谢阅读

差不多要隐身了哦呵呵

晚安~

【喻叶】序

#N久前的脑洞,写个序..其他的考完再说

#我爱喻队,我爱叶神

#所以你们两个快去结婚吧:-D

#喻叶敌对,黄少极度OOC

#那么,感谢各位的阅读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叶修手执千机伞,身跨在鬃毛棕红的战马上,迎风而立,抬头望上城墙上长衫折扇的某人。

耳边寒风凛冽,撕扯如刀一般割过裸露的每一寸皮肤。叶修呼出一口气,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痛,心间一抹悲凉转瞬即逝。他搭在马缰上的左手猛然发力,战马扬起前蹄,鼻翼间喷出热气,嘶鸣长啸:“撤退——!”

两个字嘹亮的划破塞外苍白的天空,城墙上的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舒了口气。

疲惫不堪的士兵如获大赦,战旗调转,保持着阵形向着来时的方向后撤。

叶修却没有动。

马蹄踏地,尘土飞杨,他直直的看着城墙上的喻文州,尘封的记忆有排山倒海之势。

“战争最有效的的胜利方式,是让士兵感受到绝望。”

“如此,不战而胜也。”

喻文州想起了自己曾经所言,似是想莞尔,那一点可怜的弧度却又戛然而止,僵硬在唇角,尔后消弥。

当时只道是年少。



边塞是不适合喻文州的。

叶修终是挥动马鞭,回首决绝,心底这样的想法不知第多少次浮现。

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呆在南方和煦的阳光里,沐浴温暖的风,而不是在这样粗粝的沙场上饱受寒风。

叶修总觉得喻文州这样一个温和的人在这几年间几乎也要被这刀光血影磨出棱角来了,这是他极不愿看到的。

这么想着叶修回头想从他的脸上得到验证,意外的对上喻文州略带错愕的眼神。他便极快的又扭过头来,皱眉,挥鞭而去。

“将军!”通讯兵顶着北风呼啸而惨白的脸:“东、西二军已撤离!苏副将、方副将求见!”

叶修额首。仅仅片刻,苏沐橙方锐驰骋的身姿就出现在了叶修的视野里。二人靠近后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对视一眼发现彼此却都是连一句劝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怎么了一个个?”最后反而是叶修先开了口,问句后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放心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也是我的。下一次,该有个了结了……”

也不知道他是说给两人听还是在告诫自己。

方锐没有插话。他本就是半途加入的,对喻文州和叶修之间的事不是很了解。此刻他所感慨的,只有物是人非罢了。

苏沐橙隽丽的眉目间沉淀着浓重的悲伤和痛苦,她思考良久,双唇颤抖着问:“叶修,这不是唯一的路。你们二人,都有活下去的机会。”

“你是说放我们走?两国并立,战争不已。少了两个将军而已,最多延期一个月。是,一个月足够我和喻文州找座深山躲起来了。然后呢?你想让我们生生看着你们互相厮杀,像看木偶戏那样?我做不到,他也做不到。我们俩很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在何处,并尽力延长自己的利用时间了。可你看现在的战乱!这是我们二人的责任,因我们而始,必由我们而终。”叶修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表情愈发坚决:“沐橙,为将,当死于战场!”

“这话真不像你说的。”方锐插嘴:“像喻文州。”

“是吧?我也觉得。”叶修笑笑,不再说话了。

“毕竟你看上去可不像是这么有责任感的人啊!”方锐感慨。

苏沐橙扯下腰上的吞日直接连鞘砸了过去。

“......不带你们这么欺负新人的!”

叶修没有理会两人的哄闹,再次回首望向城墙。斯人已去,他摇摇头自言道:“......功高盖主可不是什么好消受的。”

于是勒马,一骑绝尘。




另一边。

“将军......”黄少天瞥见来人微凉的目光,一句话死死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将军,你走吧。

喻文州闻言一笑,温婉的弧度甚是明晰的刺穿了他的眼瞳:“少天,将者,当死于战场。”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却以一种最温柔也是最决绝的方式回绝了他的好意。

“这话真不像是你说的。”黄少天道,“像......”

“像叶修?”喻文州反问,黄少天点头,啐了一口:“这种从不给自己留后路的说话方式,只有那家伙会这么讲。”

喻文州弯弯眉梢:“是吗?”

接着就没有了任何交谈,两人一前一后向皇宫走去。朱红色的大门前喻文州止步,黄少天晃神间急急收回迈出的脚。

抬眸看喻文州,男子的目光落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余光瞥见藏在屋子里的妇孺老少面上惊疑不定的表情,微微一暗。

“少天,你知道我经历过最绝望的事情是什么吗?”喻文州抬头看向乌云渐深的天空,伸出手似是想接住什么:“当我第一眼看向敌军战旗的时候,我发现我并不想摧毁它。”

“我发现......在那一刻我关心的甚至不是我能否战胜对方,而是敌将在这样寒冷的地方身体是否微恙。他是不是累了,倦了,是不是想要休息了......我作为一个将军,关心的居然是这个......真是......”喻文州望向他来时的方向,苦笑一下。城墙巍峨耸立,他那么看着,就仿佛目光已经穿透城墙,落在谁的身边,眷念长伴:“......这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黄少天沉默了,风嚣张的扯起他的披风,深蓝色的仿佛一片自由的海洋。迎风而立,他的眼眶微微泛红。

两厢静默无语良久,喻文州蓦然收回手,掌心白白的小小的一片冰晶:“下雪了。”

接着他再次抬头看一眼天空,转身,步入宫门。





遥望日暮伴君老,不知是年少

近赏春风拂柳梢,尤记,风流笑

------------------------------------------------------------

大致剧情还没想好...反正会有很多的回忆

不过管他呢考试之后再说.

晚安

突然想写二十七个我,然后翻了翻之前的

这都什么鬼,我当时在想什么?

之后去找大纲

MD老子大纲呢大纲呢?!!!

遂放弃

感谢我那个会为了女儿突然一句智障的话就从床上爬起来的母上大人
顺便 @菲菲~^o^~九尾 我要原.地.爆.炸!

【All叶】魔法师与森林(周叶篇)


#系列All叶,本篇周叶


#文风奇怪,OOC,慎

 

#短小


#可以把荣耀理解为某种魔法竞技大会之类的真人比拼项目


#如果各位喜欢,不胜感谢~

 

==============================================


一.少年站在森林边缘

叶修出了喻文州的森林,远远就看见周泽楷在下一片森林的入口等他。

暖白色的礼服,浅绿色的花纹,淡金色的礼冠圈住柔软的头发,却挡不住发丝随着风飘起眷恋的缠绕在脖颈。妖灵冰凉的温柔在他眼里沉淀,远远看过来,仿佛把风扔进花海,一石激起千层浪般的涌来,再弥散。

少年站在森林边缘,于是自成风景。

叶修啧啧感叹着,看艺术品一样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真帅哈!兽族果然是喜欢走极端的生物。”

周泽楷弯了弯唇:“前辈,周泽楷。”

一只小鹿在丛林阳光的隙碎间一闪而过。

叶修没太在意他前辈的称呼,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样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神情略略顽皮得意:“小周好啊。”

“前辈好。”

“小周带路?”

周泽楷不语,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修走得很自在。周泽楷守护的这片森林让他很舒服,没有挥之不去的阴郁也没有志怪纵横的生物。恰到好处的安静,仿佛整个人都浸润在沐风之中,心情舒缓起来。

周泽楷看他唇角微扬,深潭一样碧绿的眸子亮了亮。

周泽楷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的事。

二.少年腼腆一笑

周泽楷是一只猫妖,属于兽族。长得那叫一个帅,身材那叫一个好。

他低着头跟在自豪的导师身后,即将去参加一场见面会。按理说他对这样的场合也是有一定自己的处理方法的,但这次不同的是从不露面的荣耀第一人叶修要来参加。说实话周泽楷是有点紧张的,这种紧张不仅仅来自于叶修其作为一个人类所拥有的强大实力,更来自于最近关于他要取代叶修成为荣耀第一人的流言。

周泽楷很苦恼,他不太擅长与人交流。若是叶修针锋相对的话,他可能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

如果有冲突的话,还是在荣耀里一决胜负吧。周泽楷挠了挠头发,暗搓搓打着主意。

没想到见面的过程十分和谐。叶修一直笑着扯些有的没的,周泽楷也凭借其出色的外貌加分成功让人忽视了他一句话也没讲的事实。

见面会结束,周泽楷在心底长舒一口气。他有些想念兽族的生活了,大家都很直接,基本是见了面就打,打完完事——多好,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步骤。

同时,他对叶修的评分高了许多。

这不是一个在乎名誉的人呢。

远远的,周泽楷看到导师正缠着叶修问他关于自己的看法,被提问者正一本正经地扯些战斗素养之类的话题,眼神不经意间飘了过来。

两厢视线相对,周泽楷下意识一笑,带着特有的孩子气一样的腼腆,沐浴在阳光下,足以让人心神一晃。

叶修脱口而出:“诶哟我去小周真帅!”接着顿了顿补救似的接了句:“所以我说兽族都是喜欢走极端的。”

周泽楷看着他,觉得荣耀第一人似乎有那么点可爱。

一位女巫师骑着扫把飞过,恰巧听到了叶修的话,眨眨眼睛露出迷之微笑。

两位荣耀巅峰的见面注定是不平静的。

于是第二天周叶二人就被女巫师们送上了头条。

第三天新闻部的黄少天跑去采访两人,在生生吃了叶修一顿嘲讽的伤害后又在周泽楷那吐了三升老血。

对于黄少天不下五十个问题,周泽楷只用了一个微笑和三个字。

“前辈,好。”

“让我们来解读一下这句话,”黄编辑撰稿:“'前辈'肯定是指叶修那不要脸的。'好'这个字嘛有三种理解。一是对叶修的尊敬,二是各位美丽的小姐们内心不能刊登的想法,三是周泽楷认同了各位小姐内心不能刊登的想法。由此我们可以看出......”

“好你妹啊!”
“说清楚啊!”
“好什么好啊!”
“你奶奶没告诉你说话说一半会烂舌头的吗?!”
“说的就是你周泽楷!”
............

剩下的半页被黄少屠版了。

这是两人的初遇,一片腥风血雨。

三.情动

那时周泽楷也仅仅是对叶修有好感而已,他真正确定自己喜欢上叶修实在之后的一次报道中。

采访者很是犀利的将两人间的第一人之争搬上了台面:“请问叶神对这有什么看法呢?这是否是周泽楷作为晚辈对您的不敬呢?”

“哪里的话,如果后辈不能与前辈争夺的话荣耀的比赛也可以不用进行了。舆论界在写稿时应该多向黄少天学学,人家虽然话多,可是没有瞎说对不对?”

“其实这事好像传了挺久的。我在这里单方面回应一下:周泽楷十分尊敬前辈,并且有实力、有能力摘取荣耀第一人的称号。我期待着与他交手的一天。我接受挑战,我随时接受挑战。”

周泽楷抚摸着粗糙羊皮纸上干涸的墨迹。

透过龙飞凤舞的花体英语,他几乎能想象叶修在说这番话时的神情。

周泽楷想,他要完了。

当然,这一世的叶修不记得以前的任何事情,此刻他正没心没肺的跟在周泽楷身后慢慢往前走。

周泽楷的余光时不时落在叶修身上,表情柔和,始终带笑。

忘记了就忘记了吧。

到现在,周泽楷依旧不擅交往。他所能给予叶修的,就只有那孩子般纯粹而真挚的情感和这一路默默的守护。

可这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四.错过

“前辈,好运。”在叶修迈出自己森林结界的一刻,周泽楷这么说道。

叶修走出结界,精神一阵恍惚。

他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很珍贵的东西。

是什么呢?

来不及细想了,等待他的,还有下一片森林。


==============================================

中考忙死了

并不会写周叶..【你根本啥也不会好吧

那么晚安吧